这位日本的“爱妻家”纳兰性德都比不过他

  中村草田男是一位以挚爱妻子闻名的俳句家,他写下了很多表现他和妻子挚爱的深情的俳句,日本的评论家有的高度赞美他的“纯情”;有的则批评他没有脱却“幼儿性”,是向妻子撒娇。

  中村草田男(1901年-1983年)的父亲是外交官,他出生于中国厦门的日本领事馆里,为日本著名俳句诗人,本名中村清一郎。东京大学国文科毕业,师从著名俳句家高浜虚子,受到俳句杂志《杜鹃》的影响,在写俳句的时候曾奉行“客观写生”的原则,但也深受尼采等的西方哲学与思想的影响,探讨植根于生活和人性深处的俳句创作,与石田波乡、加藤楸邨一起被称为“人性探求派”,曾创办并主持俳句杂志《万绿》。

  中村草田男1925年考入当时的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德语专业,但是由于神经衰弱,休过学,因此念了8年才毕业。

  1933年,中村草田男从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,在成溪学院任教员,1936年经人介绍,与比他小12岁的福田直子相识。福田直子与多愁善感,质若蒲柳的中村草田男不同,性格明朗而强韧,中村草田男认定她是能够拯救自己的女人,约会了十次后,1936年2月与福田直子结婚,从此开始了他只爱妻子一个人的纯爱的旅行,也使他创作了大量的“爱妻俳句”。

  对于中村草田男来说,妻子是他的救赎,是他的太阳,他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俳句创作的源泉,他所创作的献给妻子的俳句群,清纯着日本俳句的历史和人们的心灵,是爱到极处流淌出的涓涓不绝的诗的清泉。

  中村草田男和妻子之间生有四个女儿,晚年时妻子去世,他扶棺号泣,悲痛不已。

  一般文人,特别是日本的文人都比较风流,像中村草田男这样“除了妻子不知道其它女人的滋味”的著名诗人实在少见。

  如果从中国诗人中看,也有写出大量“爱妻诗群”的诗人,如清代著名私人纳兰性德。

  纳兰性德(1655年1月19日-1685年7月1日,清顺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-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),字容若,号饮水、楞伽山人,生于北京,满洲正黄旗人,清朝政治人物、词人、学者。

  传说纳兰性德和表妹纳兰惠儿相爱,但是后来表妹被送进宫中做了皇帝的爱妃,他一直很忧郁,表妹最后也郁郁而终。当然他的初恋情人是否是表妹还有诸多说法。

  纳兰性德20岁时(约1674年)娶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为妻,颜氏为妾,纳兰与卢氏十分恩卢氏是一位知书达理、善良大度、聪明贤惠的美丽女子,“生而婉娈,性本端庄”,也是纳兰性德文学上的红颜知己。纳兰性德曾经写过一首七绝《艳歌》,献给妻子:

  和卢氏结婚的三年,可能是纳兰性德最幸福的三年,终日和情投意合,琴瑟相合,在文学上也心意相通的娇妻相伴,非常愉悦,而且新婚第二年,他就中了进士。他在回忆与妻子生活的诗作《虞美人·秋夕信步》中有句“红笺向壁字模糊,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”,从中可见他婚后生活的幸福与惬意。

  但是幸福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,康熙十六年五月,结婚才三年的卢氏因为产后受寒不治身亡。妻子的亡故对纳兰性德的打击巨大,他的悼念妻子的词作《蝶恋花》,也成了千古绝唱:

  辛苦最怜天上月。一昔如环,m88明升西方馆,昔昔都成玦。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无那尘缘容易绝。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说。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。

  除此之外,他还写了许多追忆与悼念亡妻的诗词,这些成了纳兰性德诗词中的重要主题之一。明升m88在线开户

  但是和中村草田男相比,纳兰性德并不是只爱一个女人的,卢氏逝世后三年多,他续娶官氏为继室,康熙二十三年,由好友顾贞观作媒,纳兰结识了美貌的江南歌妓,才女沈宛,沈宛也是小有名气的词人,在二人结识之前,纳兰应该读过沈宛的词,早就仰慕她的才华,后将沈宛纳为外室。但是由于沈宛出身卑微和当时有“满汉不同婚”的习俗(汉军旗人不在限制内),因此当时沈宛并未入住纳兰府,而是住在北京西郊德胜门的宅子内。半年后,沈宛便离开京城,回到了江南。

  可以说命运和时代没有给纳兰性德只爱一个人的机会和背景,因此他的“爱妻诗群”,除少数表现了安宁而幸福的情绪外,大部分充满了悲哀与无奈,不像中村草田男,充满了牧歌般的恬静与深情。

  日本笹川日中友好基金在中国的推广公号,基金从1989年开始,运营了医生培训、媒体人访日以及中日学者交流等项目,在日中两国均获得了重要的影响力。